• <video id="almw5"><input id="almw5"></input></video>
              <video id="almw5"><ins id="almw5"></ins></video>
            1. <video id="almw5"></video>
              1. 張家口重點新聞門戶網站
                投稿郵箱:news@zjkchina.com.cn
                中國張家口
                正在加載數據...
                當前位置:中國張家口網> 財經> 品牌聯播>正文內容
                • 披星戴帽實控人失聯 瀚葉股份步步驚雷
                • 2020年06月30日來源:中國經濟網

                提要:如今看來,泛娛樂業務已成為瀚葉股份的“燙手山芋”。瀚葉股份在年報中表示,將以投資安全性為前提,在風險可控、投入可控的前提下謹慎開展互聯網新業務和影視業務。

                數據顯示,2019年,瀚葉股份實現營收8.05億元,同比減少18%;歸母凈利潤為-6.73億元,暴跌574.88%;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營收1.47億元,同比減少33.91%,歸母凈利潤2185.6萬元,同比減少73.69%。

                6月29日晚,曾以“蹭熱點”出名的浙江A股上市公司瀚葉股份(600226.SH)接連發布42份公告,其中包括“踩線”出爐的2019年年報和2020年一季報。這多少讓7.6萬名股東心里松了一口氣。

                數據顯示,2019年,瀚葉股份實現營收8.05億元,同比減少18%;歸母凈利潤為-6.73億元,暴跌574.88%;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營收1.47億元,同比減少33.91%,歸母凈利潤2185.6萬元,同比減少73.69%。

                同時,由于審計機構天健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瀚葉股份發布公告稱,將從7月1日起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股票簡稱更改為“*ST瀚葉”。

                此時距離瀚葉股份停牌已過去近2個月,截至目前,公司收盤價為2.35元,總市值73.76億元。

                年報遲遲無法出爐的原因或許和公司實控人沈培今有關。瀚葉股份在5月20日回復上交所問詢函的公告中表示,對于涉及的違規擔保事項,“公司尚未獲得沈培今的核實確認”。在6月8日回復投資者“是否與沈培今無法聯系”的問題時,瀚葉股份也并未作出正面回應。

                2020年一季報顯示,截至報告期末,沈培今是瀚葉股份的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為27.71%,質押比例為99.99%。這位曾被稱為“上海大宗交易四大寡頭”的“瀚葉系”掌門人如今正陷入違規擔保、持股被全數凍結的尷尬處境。

                “挺年輕,膽子大,人脈很廣,對一二級市場都有涉獵?!?月28日,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向時代周報記者如是描述他對沈培今的印象。

                6月29日,時代周報記者以投資者身份向瀚葉股份董秘辦詢問公司實控人沈培今是否失聯時,該工作人員表示,董事會換屆后沈培今已不在公司任職,因此并不清楚他如今的情況。

                從幕后走向臺前

                在沈培今接手前,原名“升華拜克”的瀚葉股份是國內最大的新農藥、獸藥企業之一,主營業務為生物農藥、 獸藥、飼料添加劑產品的生產及銷售。即便到了如今,農業、獸藥業務依然是瀚葉股份最重要的營收來源。

                瀚葉股份農藥、獸藥生產經營業務主要由其全資子公司浙江拜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拜克生物”)負責。2019年年報顯示,農藥產品的營收為5253萬元,同比減少35.74%;獸藥產品的營收為2.24億元,同比減少26.3%。

                公開資料顯示,沈培今在2017年成立上海瀚葉投資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瀚葉投資”),并在當時與陳學東的上海復利、周漢富的上海清朗、張壽清的上海寶弘并稱為上海灘大宗交易的“四大寡頭”。

                2011年,沈培今成立上海瀚葉財富管理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瀚葉財富”),開始頻繁涉足上市公司的定增市場。

                僅在2015年一年,沈培今及瀚葉財富便參與了亨通光電(600487.SH)、*ST永林(000663.SZ)和金浦鈦業(000545.SZ)三家公司的定增項目。

                而升華拜克則是沈培今首次嘗試對上市公司實現控股。

                “拿下瀚葉股份后,‘瀚葉系’擁有包括一二級市場投資和上市公司在內的全體系的平臺。這個投融資的鏈條才真正被打通了?!鼻笆鏊侥既耸糠Q。

                時至今日,投資收益仍是瀚葉股份利潤流的重要一環。年報顯示,2019年,公司實現投資收益2.31億元,同比增加5800萬元。

                2015年6月5日,沈培今從原先的大股東升華集團處拿下6083.24萬股,占總股本15%的股份,晉升為第二大股東,并在隨后因大股東的減持而變為第一大股東。截至2020年一季度,升華集團仍是瀚葉股份的第三大股東,但持股比例已縮小至3%。

                隨著沈培今在公司內的控制權逐步穩固,瀚葉股份也開始涉獵多個行業領域。

                跨界泛娛樂

                2015年10月,瀚葉股份擬以16億元價格收購網絡游戲研發商和代理發行商成都炎龍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炎龍科技”)100%股權。

                目前,游戲產品也是瀚葉股份業務中毛利率最高的業務。2019年,游戲產品營收2.18億元,同比減少30.17%,毛利率則高達88.36%。

                年報同時顯示,根據公司與炎龍科技的對賭協議,由于炎龍科技未完成2018年度的業績承諾,原股東魯劍、李練應付補償962萬股。截至公告披露日,二人僅支付應補償利息。瀚葉股份表示尚未收到二人的應補償股份。

                針對該項交易,瀚葉股份表示,將就收購炎龍科技100%股權形成的商譽11.85億元計提減值準備7.2億元。

                根據沈培今的規劃,瀚葉股份選擇將“泛娛樂”作為公司未來的戰略發展重點,并開始將觸手逐漸伸至影視娛樂等行業。

                2018年4月,瀚葉股份發布公告稱,擬配資38億元收購新媒體運營公司量子云100%股權。公告顯示,量子云運營981個微信公眾號、共2.4億個粉絲。若按此收購價計算,公眾號每個粉絲的價格為15.8元。

                業績承諾顯示,2018―2022年,量子云的預測凈利潤數分別為2.658億元、4.13億元、5.186億元、6.007億元和6.594億元,與量子云2016年8713萬元、2017年1.53億元的凈利潤相比要高出不少。

                這筆增值率高達2818%的收購引發了不小的爭議,并最終在上交所的關注下以失敗告終。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收購失敗,但瀚葉股份向量子云母公司寧波梅山保稅港區漿果晨曦新媒體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漿果晨曦”)支付了3億元的交易意向金,而對方至今未歸還該筆款項。年報顯示,漿果晨曦已將其持有的量子云75.50%的股權質押給了瀚葉股份。同時,針對上述應收款項,瀚葉股份計提5400萬元減值準備。

                涉足“泛娛樂”領域并未給瀚葉股份的業務增色太多。年報顯示,2019年,娛樂影視及其他業務的營收為4001萬元,同比減少12.22%,毛利率則為-16.28%。

                如今看來,泛娛樂業務已成為瀚葉股份的“燙手山芋”。瀚葉股份在年報中表示,將以投資安全性為前提,在風險可控、投入可控的前提下謹慎開展互聯網新業務和影視業務。

                深陷多起違規擔保案

                在6月29日晚發布的審計報告中,審計機構稱無法表示意見的原因主要是證監會立案調查、資金占用事項、違規對外擔保及訴訟事項、預付款項的可回收性。

                6月9日,瀚葉股份發布公告,因公司涉嫌信披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

                前述私募人士表示,瀚葉股份陷入如今捉襟見肘的處境,與沈培今東挪西湊的財技脫不開干系。

                一季報顯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瀚葉股份的貨幣現金僅有5619萬元,與2019年底相比減少了37.65%,而短期借款則高達1.3億元。

                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發現,在涉及瀚葉股份的眾多案件中,不僅違規擔保是“家常便飯”,在問及資金的流向和用處時,上市公司更是“一問三不知”。

                5月10日,瀚葉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持有的青島易邦和財通基金的股權已被浙江省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凍結,全資子公司拜克生物100%的股權亦被凍結。原因則是瀚葉股份、拜克科技及其員工向德清升華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升華小貸”)以同一項不動產提供抵押擔保,進行了3次借款但并未支付利息本金,總計金額為3500萬元。

                而升華小貸的大股東正是瀚葉股份的第三大股東升華集團,持有其30%的股權。

                在5月20日回復上交所問詢函的公告中,瀚葉股份表示,三份借款合同均有沈培今和瀚葉股份的蓋章,但公司內“均不知道上述款項的去向”,其中的2900萬元更是因“核查手段有限,無法確定資金最終去向”。瀚葉股份表示,對于上述人員的陳述信息,“公司尚未獲得沈培今的核實確認,后續公司將進一步核實并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5月15日,瀚葉股份收到來自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另一張傳票。自然人楊金毛表示,2017年6月,沈培今向楊金毛借款1.5億元,上海瀚葉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瀚葉股份為借款提供連帶責任擔保。2019年6月,瀚葉股份向楊金毛出具《承諾函》,確認借款本息仍未支付,并保證向其償清全部借款本息。

                然而在公告中,瀚葉股份表示,公司可能涉及公司違規擔保?!敖浌咀圆?,公司內部沒有上述訴訟提及的公司負有連帶責任擔保的借款合同及承諾函的存檔,公司管理層對上述事項也不知情,公司將進一步核實相關情況?!?/p>

                楊金毛也是瀚葉股份的大股東之一。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楊金毛是瀚葉股份的第五大股東,持股比例為2.0%。楊金毛是A股市場上小有名氣的牛散之一。

                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底,公司其他應收款中應收沈培今余額3.78億元,系公司管理層或沈培今確認的關聯方資金占用款。

                雖然沈培今如今疑似失聯,但目前看來,瀚葉股份的控制權仍牢牢把握在“瀚葉系”的手上。

                6月5日,瀚葉股份發布公告稱,于6月4日舉行的2020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上,董事長沈培今、副董事長孫文秋因個人原因未出席本次會議,兩人也并未成為新一屆董事會成員。

                新一屆董事會成員的簡歷顯示,6位非獨立董事中,僅有1人無“瀚葉系”背景。其中,新當選的董事長朱禮靜為沈培今的配偶,也是瀚葉投資的財務負責人;副董事長魯劍為炎龍科技的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不過,新任董事長同樣面臨官司,涉案金額高達8.92億元。5月12日晚,瀚葉股份發布公告稱,由于此前申萬宏源(000166.SZ)與沈培今簽訂協議進行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沈以1.75億股作為質押標的,向申萬宏源融入7億元資金。2018年10月,沈培今履約保障比例跌至約定的最低比例以下,且未依約采取履約保障措施,構成違約,因此申萬宏源證券向上海金融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沈培今支付未償還本金、利息和違約金合計8.92億元。而作為沈的配偶,朱禮靜承諾共同擔責。

                截至發稿時,上述訴訟案件均未開庭審理。6月29日,瀚葉股份發布公告稱,董事會將督促控股股東盡快籌集資金償還相關個人的借款、解除公司的擔保責任。



                責任編輯:安顏
                相關新聞更多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
                文章排行榜
                亚洲 东京热无码_亚洲中文字幕无码久久2017_亚洲日韩欧美综合_免费费黄片在线看